• <table id="izsmg"><ruby id="izsmg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1. <table id="izsmg"><ruby id="izsmg"></ruby></table><p id="izsmg"></p>
          網站首頁網站地圖google地圖百度地圖學習庫RSS在線PSPS聯盟素材下載  PS視頻教程專題 PS愛好者教程網www.amarnathheliyatra.com PS教程自學網QQ群
          當前位置:PS愛好者教程網主頁 > 文學作品 > 教程

          王子猷居山陰閱讀答案

          時間:2015-01-04 13:43 來源:王子猷居山陰 作者:王子猷居山陰閱讀答案 閱讀:
          王子猷居山陰閱讀答案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教學目標:
          1、疏通文意,理清文章結構。
          2、理解文章通過小事來反映人物性格的寫法
          3、培養學生通過搜索材料、探求合作來評價人物的能力。
          教學重點
          疏通文意,理解人物性格。
          教學難點:
          引導評價王子猷這一歷史人物。
          教學方法:合作探索,
          教學過程:
          一、導入:
          《世說新語》里,有很多魏晉文人的瀟灑故事,最膾炙人口的,莫過于“雪夜訪戴”這段佳話。要論瀟灑,能玩到如此令人叫絕的程度,從古至今,還無人與之頡頏。
          如今,不是沒有瀟灑的文人,也不是沒有文人的瀟灑故事,只是稱得上為文人的今人,很遺憾,無論學養、教養、素養、修養,這四養,實事求是地講,較之古之文人要差一點(有的,恐怕還不止一點)。因而,即使瀟灑,也難免捉襟見肘,進退失據;縱有風雅,弄不好 也會水襠尿褲,令人氣短。
          瀟灑二字,談何容易?也不是說瀟就瀟,說灑就灑的。冷眼旁觀文壇半個世紀,有的,瀟灑得起來;有的,瀟灑不起來;更多數人,其實是在裝瀟灑。裝,也就是演戲了,紅臉、黑臉 、白臉、三花臉,老繃著那架勢,我看他們也挺累的。演好了尚好,演不好,拿不住那個勁 ,不知哪招哪式,露了馬腳,不知哪腔哪調,錯了板眼,一片倒彩,貽笑大方,也蠻不是味的。所以,從古至今,作家的內涵如何,才是能不能夠瀟灑起來的基礎。
          且看四世紀的王徽之先生,是怎么“秀”的?而且從中我們又可以觀察到一些什么?
          二、閱讀,疏通文意:
          “王子猷居山陰,夜大雪,眠覺,開室命酌酒,四望皎然。因起彷徨,詠左思《招隱》詩 ,忽憶戴安道。時戴在剡,即便夜乘小船就之。經宿方至,造門不前而返。人問其故,王曰 :‘吾本乘興而行,興盡而返,何必見戴!’”
          《王子猷雪夜訪戴》譯文
          王徽之字子猷,棄官后住在山陰,一天夜晚下大雪,他睡覺醒來,打開房門,命仆人酌酒,四周望去,白茫茫一片。就起身徘徊,吟詠左思的《招隱詩》,忽然想起戴安道(戴逵字安道)。當時戴安道在剡縣,王子猷就在夜晚乘小船到戴安道那里去。走了一夜才走到,到戴安道門前卻不上前敲門就又返回了。有人問他這樣做的緣故,王子猷回答說:“我本來是乘興而來,現在興盡就返回家,為什么一定要見到戴安道?”
          三、討論:
          生活在自由的心靈深處
              一百余里的連夜跋涉,到了門口興盡而返,這樣的事情王子猷做得出,東晉很多人都會做。歷史上稱之“魏晉風度”。對這個名詞,我的解釋是“生活在自由的心靈深處”。這樣的解釋也許大多數現代人無法理解。按最近一期《隨筆》中丁帆的話:“富裕的人們不再像過去那樣受到人的包圍,而是受到物的包圍”,在消費文化占主導的社會中,精神的舞者都是被目之為怪人的。
              在漫漫冬夜的旅行中,槳聲燈影寒山飛雪的樂趣,飽滿了王子猷的心靈。隨興而行,興盡輒止,清晨的子猷像煙花散盡時的倦客,需要做一個美麗的雪夜之夢,哪里還顧得上惡俗的寒暄。比起坦腹東床的乃父,這個王氏家族中最具藝術氣息的男子更依賴于自己的心靈。他的行事是快意而直覺化的,從這一點看,現代人喋喋不休的“意義在于過程”還抵不上子猷的一個“興盡而返”!
              王子猷是內心充滿趣味的人,他永遠不會被生活的瑣屑同化,不再把生活看作是一種目的性很強的東西,生活應該是一種內傾的私人化的過程。它至少應該是斑斕的、濕潤的、帶著笑聲和眼淚的。
          這個王子猷,其父,是晉代大書法家、江州刺史、右軍將軍、會稽內史王羲之。其弟,是與父同樣有名氣的書法家、簡文帝婿、建威將軍、吳興太守王獻之。其叔祖父更是個了不起的人物,由于王導在晉室南渡后的籌謀擘劃,才得以使司馬睿偏安江南一隅,使晉祚又延續了百年之久。
          因此,從這樣總攬過晉元帝、明帝、成帝三朝國政的宰輔家門里走出來的年輕人,今天那些高干子弟是無法望其項背的。應該說,真正的貴族,和暴發戶貴族,和裝扮出來的貴族,和尚未洗凈腿上泥巴的貴族,是有著本質區別的。因此,像王徽之以古老的門閥背景,和深厚的文化底蘊為基礎的瀟灑,不是隨便一塊什么料,就能行得出,做得到的。
          而時下那些認為有錢就能夠買到一切,認為有權就等于擁有了一切的新貴們,我也真佩服他們那種以沒吃過豬肉,但見過豬跑的勇敢,覺得惡補一頓,便也八九不離十地像模像樣了。 于是,活像巴爾扎克筆下那些來到巴黎的外省紳士,勛章,寶石,假發,燕尾服,長柄眼鏡 ,跳小步舞的緊身褲,都一律裝備齊全?少F族豈是好當的營生嘛?一要有淵源,二要有傳統,三要有氣質,四,更在于談吐,舉止,風度,儀態,所反映出來的器識,歷練,修養, 人品等等文化素質。一不留神,那呆鵝般的眼神,怔在那里,那傻張著的嘴,愣在那里,那習慣于跟在牛屁股后面的蹣跚步態,戳在那里,便把鄉巴佬的本色,和盤托出了。
          其實,有錢也好,有權也好,可以附庸風雅,無妨逢場作戲,但一定要善于藏拙,勿露馬腳 。即使你的吹鼓手,你的啦啦隊,轟然叫絕,說你酷斃了,雅透了,您也千萬別當真,別以為自己就是真雅、就是大雅而忘乎所以。記住毛澤東那首《沁園春》,也許是一貼清醒劑, 連秦皇漢武、唐宗宋祖,都認為“稍遜風騷”、“略輸文采”呢,問一問自己,究竟算個老幾?
          雅是一種文化、精神、學問、道德的長期積累的結果,雅是一種境界、意趣、品位、見識的綜合素質的表現,瑯琊王家,到了王徽之這一代,那記載著雅傳統的厚厚家譜,不知翻過去多少頁了,您哪?先生!所以,雅這個東西,表面上有,不算有,肚子里有,也不算有,只有骨子里有,基因里有,才算真有。
          大家心知肚明,如今報紙上、電視上呶呶不休的那些文人雅事,只能說是要名、要利、要權 、要色的赤裸裸自我表演,離真正的瀟灑甚遠。于是,誰也沒有開會研究,誰也沒有統一口徑,約定俗成,一言以蔽之,統稱之曰“炒作”。這個新名詞,頗是那些急功近利的文化人 狀態的精彩表述。當然,王子猷也在表演,也有他的欲望,和想得到的東西。不過,他夠水準,不那么下三爛,不那么迫不及待。所以,裝出來的貴族,不是真貴族,做出來的瀟灑, 也算不得真瀟灑。王子猷坐在船艙里,那一張臉上,爐火純青得讓你幾乎猜不出他心底里,究竟在想什么。
          剡溪,大約是今天的嵊縣。舊時讀郁達夫先生文章,知道他喜歡聽“的篤班”,而且還同魯迅先生一塊去聽過。“的篤班”,就是越劇的前身。從紹興開車去這個越劇的發祥地,現在,估計用不了一個鐘頭?稍诠糯,得在曹娥江上坐一夜船才能到達。這位王羲之先生的五公子,腪乃槳聲之中,雪花紛飛之夜,終于到了要去的這個地方。但故事來了,走到要去訪問的隱士戴逵的家門口,正想舉手叩關,忽而遲疑停住,然后轉身返舟,依舊原路折回。
          乘興而去,去到了。興盡而返,回來了。說白了,去,等于沒去,說等于沒去,可實際又還是去了。這位名士要的就是這份意思,見不見到戴逵,那是無所謂的。在意的是這個過程本身,過程既然有了,其它就不在話下了。
          于是,經南朝宋臨川王劉義慶記下來,大家讀到這里,無不欽服,贊不絕口。
          他為什么不進去?
          我也曾經心儀得不行過的,而且,還讀到別人的文章,把王子猷這一次“雪夜寒江舟,把盞獨酌人”的行徑,足足那么譽揚了一通。但有時,細細考量過去,如果,王子猷去了剡溪, 回到山陰,不那么張揚的話,除了他自己,和幾位劃了一夜船,已經精疲力盡的船工,沒有 人會知道這次忽發奇想的旅行。所以,我一直以小人之心忖度,王徽之也是在演瀟灑,在營造他在時人心目中的風雅形象。
          好像,這位公子哥,也難逃炒作之嫌呢!
          盡管如此,我還是十分膺服他的高明,高明在于他這樣做了以后,不僅名噪一時,而且成為千古風雅。更高明的是,他這樣做了以后,別人再也無法重新來過。他把事情做絕了, 前無古人,后無來者,天地悠悠,只此一次,他獨領風騷。你能不為這樣頓成絕唱的“秀” 五體投地嗎?
          現在,即使你雇一架直升機,飛過去,又回轉,別人只會視你神經有問題,而不會贊揚;知道這典故者,頂多笑笑,說一句東施效顰,就夠客氣的了。而且,我也不相信今日之現用現交的文人才子,會那么冒傻氣,投資于一位馬上見不到回報效益的隱士?除非那是一位刊發文章時附月份牌“美女”照一幀的同行,才肯去切磋切磋的。這也是女作家的裙后,總尾隨一大批護花使者的原因。除此而外,就要看紅包里有幾張百元大鈔了。
          老實講,從有皇帝那陣,迄至今日,寫作,和寫作的人,基本上都很“物質化”了,功利的目的,壓倒了其它一切。也許,在性腺、金錢、權欲的驅動下,有可能不辭勞苦,奔波于途 ,去做一件什么事,去看一位什么人,前提必須是對自己有利。但是,窮酸秀才,囊中羞澀 ,廣文先生,捉襟見肘,想瀟灑,愛瀟灑,以瀟灑自命,但要真的瀟灑起來,也并非容易的 事。而且,幾乎很難做到王子猷如此大牌的瀟灑。銀兩充足者,未必具有這等雅興,而涌上來這份突發奇想的情致者,也不會絕對沒有;可物質、精神兩手均不硬,就大牌不了。所以 ,這就是“雪夜訪戴”成為后代文人艷羨話題的原因。
          王子猷,豪門出身,高官子弟,本人也是黃門侍郎,騎兵參軍,至少也是正師級的干部,官 、錢、位,應該是說得過去的了,不是所有文人都能達到的境界。比起那些十年寒窗,熬盡燈油,蹭蹬科場,拼命八股,不知快活多少倍?按常理而言,王子猷似乎沒有什么必要去張羅,去鋪墊,去造勢,去促銷自己了,還有什么不夠心滿意足的地方呢?我也常常替這位古人納悶,干嗎呀,子猷先生,你累心不累心?
          正如那些報紙上天天見名字,熒屏上晚晚見形象,書店里處處見作品,網絡上時時被點擊的紅人,令我不解一樣,怎么總是沒完沒了地,永無厭足地折騰呢?鬧不鬧?煩不煩?后來,我明白了。這是一種“多米諾骨牌”效應,第一張牌倒下,第二張牌也就跟著倒,欲罷不能 。
          因為你想罷,別人也不讓你罷,靠你賣錢,靠你嘬飯的人,恐怕輕易也不會讓你罷。再說, 你已經拿大頂,頭朝下倒立在那里了,成了時人注目的中心,你也不能就此拉倒。至少,有 人向你討錢的帽子里扔鋼幣,至少,還有人為你的面不改色心不跳喝彩,因此,你自己也不想罷。一罷,全完,不就白費勁了嗎?于是,只好抱著生命不息,炒作不止的恒心,繼續腳朝上頭朝下地豎立在那里。
          “雪夜訪戴”的主角,雖然高明,說穿了,也是很在意這種熱鬧效應的,這也是所有熱衷于 炒作者的共同心態。要是聽不到別人嘴里念叨自己的名字,看不到別人眼里關注自己的神 色,覺不出無論走到哪里,身邊總有環繞自己的一圈人,那一份寥落、寂寞、冷清、凄凄慘 慘切切,真像是有無數的蠕蟲,在咬嚙著自己那顆已經受不了冷落的心。
          于是,不制造一些新聞,不弄出一些響動,他是受不了的。于是,又看到了這位公子哥的表 演: “王子猷嘗行過吳中,見一士大夫家極有好竹,主已知子猷當往,乃灑掃施設,在聽事坐相待。王肩輿徑造竹下,諷嘯良久。主已失望,猶冀還當通。遂直欲出門。主人大不堪 ,便命左右閉門,不聽出。王更以此賞主人,乃留坐,盡歡而去。”
          如果放在今天,娛樂版肯定會有“王子猷大鬧竹林”的報道。
          可惜的是,在《世說新語》這部書里,還有一則情節類似的記載,未能讓王徽之獨美于前。 偏偏與他搶風頭的,不是別人,而是他的弟弟王子敬,即王獻之。 “自會稽經吳,聞顧辟 疆有名園,先不識主人,徑往其家。值顧方集賓友酣燕,而王游歷既畢,指麾好惡,旁若無人。顧勃然不堪曰:‘傲主人,非禮也,以貴驕人,非道也。失此二者,不足齒之傖耳。’ 便驅其左右出門。王獨坐輿上,回轉顧望,左右移時不至,然后令送著門外,怡然不屑。”
          同樣的劇情,不同樣的結局,兩相比較,倒能看得出來,一收一放之間,兩兄弟的實力差距 。他弟弟所以比他更有恃無恐些,更渾不在乎些,因為王獻之的譜,能擺得更大些。而他, 一個騎兵參軍,是無法與駙馬爺相比;現在還查不出王獻之逛顧辟疆花園賞竹的時候,是否已任吳興太守,若如此,這狂,就更沒說的了。這樣一比,頂多是個肩扛四個豆的王子猷, 能不黯然失色嗎?
          其實,王謝子弟,誰不標榜清高,這種權位上的差別,會對王子猷產生影響而情緒低落嗎? 似乎應該不,然而卻不能不。中國的文人,除極個別者,在乎權位,甚于在乎金錢,為之朝思暮想,為之夙夜匪懈,要甚于一般的追名逐利。在封建社會里,皇帝興文字獄,不知多少文人掉了腦袋,但無數舉子,仍舊本著“天子重英豪,文章教爾曹,萬般皆下品,惟有讀書高”地做那金榜題名的夢,冀圖從皇帝手里接過那件黃馬褂。官之大小,權之輕重,是十分在乎的,連死了以后的謚名,都全力以赴去爭的。別看他們口口聲聲不為五斗米折腰,不稀罕那蝸角虛名、蠅頭微利,但在有可能得到的權位面前,沒有一個人會掉頭不顧而去的。
          所有的演瀟灑、裝瀟灑式的炒作,都不會離這利益的原動力太遠。因之,對于敏感的王子猷而言,雖然他和他的弟兄們都擁有與生俱來的風流,和根本推不開的富貴,但客觀存在著的高低之別,上下之分,這種心理上的隱痛,也會使王徽之活得不那么百分之百的開心。在王羲之的幾個兒子中間,王子猷,一直處于這種覺不出來的壓抑氣氛之中,所以,他才有“雪夜訪戴”、“竹園鬧主”的表演,他不但需要人知道他的存在,更需要人為他的存在喝彩鼓掌叫好歡呼。
          然而,他總是失落,有一次,他們弟兄三人“共詣謝安”。 在王導以后,這位曾經指揮淝水之戰的謝安,便是朝野眾望所歸的人物了。不過,在很長時間里,他一直隱居,時人有“ 謝安不肯出,將如蒼生何”的輿論,把希望寄托于他。所以,這位頭上有光圈的名流的人物品評,一句話,便舉足輕重。“二兄(徽之、操之)多言俗事,獻之寒溫而已。既出,客問安王氏兄弟優劣,安曰:‘小者佳。’客問其故,安曰:‘吉人之辭寡,以其少言,故知之 。’”而且,謝安對王獻之“其欽愛之,請為長史,安進號衛將軍,復為長史”,如此重用 ,如此信任,在一向自視甚高的王子猷心靈里,能不留下難以抹去的陰影嗎?
          他先在大司馬桓溫屬下,任參軍,后在其弟車騎將軍桓沖手下,任騎兵參軍,成了一個弼馬溫的角色。這種與他家門光榮不相稱、與他兄弟們職務不相稱的安排,也不能讓他心理平衡 。有一次桓沖問他:“卿署何曹?”對曰:“似是馬曹。”又問:“管幾馬?”曰:“不知馬,何由知數!”又問:“馬比死多少?”曰:“未知生,焉知死!”最后一句,是孔子答復子路的話,他竟然拿來調侃上司,這瀟灑也相當夠意思的了(以上均《晉書》)。試想一 下,瑯琊王家,東晉政權中的第一豪門,皇帝都不得不讓出龍椅的半邊請姓王的坐,現在他卻坐在冷板凳上,受命于行伍,那情緒會好起來嗎?
          更何況他的婚姻狀態,顯然屬于太過平庸一類,在史書上找不見一筆記載,比之娶了金枝玉葉的弟弟王獻之,比之討了謝家才女的哥哥王凝之,王徽之也無法神采飛揚起來。尤其他弟弟在當駙馬前,與愛妾桃葉浪漫的戀情,與前妻郝氏繾綣的摯愛,那首為心上人寫的《桃葉復桃葉》的愛情歌曲,竟流行江南一帶,所有這些風雅綺麗的韻事,都與王子猷無緣,作為 一個男人來講,豈止是感到掃興、窩囊、別扭呢?更多的倒怕是泛上的酸不溜丟的苦惱吧?
          所以,他時不時地要瀟灑一番,要制造一些足夠上娛樂版的頭條新聞,在當時的南京城里, 他肯定是娛記緊緊追蹤的明星。“王子猷出都,尚在渚下,舊聞桓子野善吹笛,而不相識。 遇桓于岸上過,王在船中,客有識之者,云是桓子野,王便令人與相聞,云:‘聞君善吹笛 ,試為我一奏。’桓時已貴顯,素聞王名,即便回下車,踞胡床,為作三調。弄畢,便上車去?椭鞑唤灰谎。”(《世說新語》)
          直到他弟弟垂危之際,出于手足之情,使他道出了心底的隱衷,“吾才位不如弟”,正因為才力的不逮,權位的差別,才不得不一個勁地裝瀟灑,演瀟灑,填補心靈中的空虛。然而, 王獻之一死,他也未能活多久,至此,于是,這位公子,那可怕的“多米諾骨牌”效應,才中止進程。
          明白了這一點,也就懂得當今文壇,那些熱衷于炒作的作家,干嘛要死去活來地折騰了。估計這些先生們,女士們,與王子猷一樣,大概都有他(她)們見不得人的精神上的隱痛,和不可告人的內心里的苦衷。
          文人嘛,大部分具有表現欲,甚者,還具有強烈的表演欲。這兩者,從本質上看,是一回事 ,只是低度酒和高度酒的區別而已。從語義上推敲,表演應該要比表現更外在,更夸張一些 。表現,主要是突出自己,讓別人知道他的什么,而這個什么,基本上還是屬于真我。表演 ,當然也是突出自己,但突出的什么,很有可能并非真實的自我,而是假我,或者壓根兒的非我。然而,無論他怎么興高采烈地表現或者表演,總是會有他內心里不快樂的一面。
          偶讀明代唐寅的詩作,題為《夢》:“二十余年別帝鄉,夜來忽夢下科場,雞蟲得失心尤悸,筆硯飄零業已荒。自分已無三品科,若為空惹一番忙,鐘聲調破邯鄲景,依舊殘燈照半床。”
          小時候,隨大人在書場聽彈詞《三笑》,覺得在這個世界上,誰也比不上這位風流倜儻 的吳中才子唐解元,更快活無比,更開心自在,更得心應手,更放浪不羈的了。他的瀟灑, 他的炒作,他的表現,他的表演,無不臻于登峰造極的地步。然而,從這首詩,從這其實也是他伴其一生的夢里,我們不也體會出他內心深處的陣陣隱痛,聊作佯狂的背后苦衷,和那掩飾不住的悵惘嘛!
          所以說,瀟灑難得,難得瀟灑,想到這里,對于時下喧囂的市場化炒作,對于時下文化 人的忙忙碌碌,烈烈轟轟,奇奇怪怪,熱熱鬧鬧,也仿佛多了一分理解,也就隨之豁然了。 于是,還有什么好說的呢!
          四、作業:
          有一個人攀登一座山峰,爬了8000多米就返回了,有人說,你仍可以往上爬,甚至可以到頂峰。但此人說:“我感覺到自己只能爬到這兒了”,請你以“自己的認識與別人的期待”為話題,寫一篇作文。
          思路點撥:
          每個人都在別人的期待中生活,如何對待別人的期待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認識。話題所附的材料實際上為“認識自我”提供了一個實例,由此引發的思考可以檢測學生辯證思維的能力。這道作文題還蘊含了一定的思想深度,“認識自我”以后怎么辦?這就給考生施展才華提供了廣闊的天地。
          【例文】
          《何必見戴》
          東晉書法家王羲之的兒子王子猷居山陰時,有一晚下大雪,他看到屋外雪光皎然,月和雪交映,晶瑩純凈。子猷獨自品月賞雪飲酒,吟哦左思的《招隱詩》:何必絲與竹,山水有清音。他心中洋溢著山水的勝似音樂的清音,忽然想起了住在一百多里外的剡溪的好朋友戴逵,于是連夜駕小船在明月雪光中前往去訪戴逵。黎明時分始到戴家,但沒有推門進去。別人問他緣故,他回答:吾本乘興而行,興盡而返,何必見戴?于是便又駕著小船回去了。
          我們可以設想王子猷駕船乘興前行的情景。但是他載著半船月光,半船盎然的意興,一路上,披雪的山俯身迎接他,水波仿佛他的足跡任意東西,潺潺的水聲使夜更寧靜,他的心如一片明亮的水溶溶漾漾。一百多里的路程很短,仿佛只是心隨月亮從天空冉冉落下的時間?隙ㄟ有風吹拂著他的頭發和思緒,于是他逸興遄飛,感慨人生“此樂何極”。來的目的不重要了,見不見戴逵只是結果的差別。已經聽過山水清音,看過流水映雪,拜訪戴逵還不是為了這些?結果早已化入了乘興而來的過程中,又何必見戴?
          由此我想到了人生。人生的美麗是王子猷的雪夜航程,結果只是拜訪戴逵,重要的是過程。豪放的李白就非常贊賞王子猷的做法:昨夜吳中雪,子遒佳興發。萬里浮云卷碧山,青天中道流孤月。
          過程是一篇長篇巨著,結果只是最后的句號;過程是雄渾的樂章,結果只是一個戛然而止的休止符;過程是一幅美妙絕倫的畫,結果只是畫角上小小的落款。
          很多人看重結果,忽略過程。這是功利心的一種體現。人生最有價值的是奮斗過程,你流過汗了,嘔心瀝血過,結果怎樣并不顯得重要。你激情滿懷去征服一切,末了難免“英雄寂寞”,為了排遣孤獨,你又踏上新的征程,你能說結果重要嗎?
          對那些為結果而焦頭爛額的人,我要說,有了可歌可泣的奮斗歷程,又何必見戴?
          人生注重的是過程,結果并不重要。說得實在些,誰也不能逃脫死的宿命,換句話說,死亡是人一生的結果,生命的價值在于生的過程。難怪孔子會說,“未知生,焉知死。”
          我們都有去游玩的經歷。沿途風光直撲眼簾,清風習習,你一路唱呀跳呀,那個興奮勁就甭提了。結果游覽的景點給你的印象很模糊。人生就如旅游,有歡樂的游玩過程就可以了,結果不很重要。再比如登山,樂趣就在于把山踩在腳下征服山也征服自己的攀登過程,至于山上所見也不重要,登山運動員攀登珠穆朗瑪峰,站在山巔,看到的除冰天雪地外還是白雪皚皚。很多人神往泰山景觀,汗流浹背去爬陡峭的十八盤,沿路看黃山松盤曲遒勁,黃山怪石崢嶸,仿佛要站立起來迎接你,云海蕩過來,“蕩胸生層云”,白云似乎把你的憂愁蕩滌干凈了。如果有一只飛鳥掠過,你就會體驗杜甫“決眥入歸鳥”的詩意。至于到了目的地南天門,除了抒發“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”的豪情外,就是找一個歇腳的地方睡覺去。攀登時的苦累沒有什么,李健吾就曾提到攀登泰山的樂趣和“苦趣”?嗳,我想大概就是苦中作樂,以苦為樂,讓苦累發酵出歡樂的美酒。乘纜車游玩泰山,苦沒有了,累是纜車的事,但游覽的樂趣打了很大的折扣。
          人生如登山,你盡力去攀登,閱盡沿途旖旎風光,苦和累不算什么,它們也是人生的一道奇崛的景觀。奮力攀登,不管是否有無限風光在險峰之上。
            PS筆刷下載 PS濾鏡下載 PS形狀下載 PS樣式下載 PS動作下載 PS圖案下載
            相關內容
            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

          • <table id="izsmg"><ruby id="izsmg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        1. <table id="izsmg"><ruby id="izsmg"></ruby></table><p id="izsmg"></p>